光怪陆离

加油站

我看到他们站在汽车加油站的棚顶,做着从未有人做过的梦。

他们跳动着,双手挥舞着,寂寂地高喊着,然后棚便拔地而起了,缓缓上升了。

我看到两三个警察抱着支撑的柱子,随着棚一同飞起了。

他们一点一点地向上攀爬着,棚倏尔平飞着远去了,很快消失在视线中。

然而没过多久,警察就带着棚回来了。

“今天高考,谁也别想跑!”

返乡

山上的路,很是崎岖。高一脚低一脚地走在不知名的绿色植物之间空出来的沙瓤的黄土地上。终于来到了杂货店。

“你们做核酸了吗?”

“没有!”

中年老大爷盯着我和父亲,似乎在确认着什么。

“进来吧,种子和肥料都在那边。”

龙族

本来是简单的切磋,没想到他们失了手。鲜血从哥哥的胸膛流下,哥哥身子向后倒去,从桥上掉落入河水中。

妹妹急了,也不多问,拔剑斩了三人,在石桌边睡去。

醒来时,身边坐着那三人。

“我们龙族是不死的啊!”

其中一人笑道。

智械图书馆

穿行在图书馆中,落地窗外是大漠黄沙。几只体型硕大的机器蜘蛛缓缓前行。

图书馆书架由玻璃防护,每一本书都是一次性的经验吸收。

我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中,寻找着电源所在——切断电源,关闭防护!

二层传来友人的声音。

“我当是这里有很干净的玻璃,没想到是真没有呢。”

水上乐园

“你们没感觉到吗?”

“这游道里的水,如此高温,如同泡澡。”

“一起去澡堂里吧!”

我们一行十来人进了未开启的桑拿房。

他们聚在一起,我和rrc独处。

从十来米高的地方螺旋下降也许算是游戏,但是之前在下方并没有见到出口啊。

是磨盘吗?还是幽暗的水池呢?

鸿门宴

主厨邀请所有食肉者赴宴。

热情地一一接待,而大部分食肉者一齐到来,不愿等待。

不愿等,就直接找上门去吧,走过那长长的红毯。

(拦住他们——)

来不及了,快要出现在闪光灯下,弄出丑闻了。

不见血地,不发声地,肢体掉落,装入垃圾箱。

面子保住,大战爆发;撕破脸皮,此前种种努力,还有什么意义呢?

血红鹅

广阔的土坑湖,无数小动物起起伏伏。

我是血红血红的鹅,被召唤到此地,与王一战。

成为此间唯一,我走在湖畔柳树下,同长者交谈。

“成长的时间,还很久……”

新的血红鹅降临了。

“看来,有不知名的挑战者来了,从未有过的,唯一的争夺呢……”

唤醒

校门口正是土坑湖。

我的同学接受指派,前往昏黄的湖水中,

有的坐挖掘机挖土;有的用铲子挖土;有的坐挖掘机去了,中途坏掉了,就一步一深一浅脚印端着土走回来

“停止——别干了!”我向他们的管事者说道,

“他们只在乎你们的劳动力,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剩余价值,

——这是没有意义的,不要继续服从了!”

他们投来了困惑的目光。

“只有我们自己,能决定我们要做的事!我们要为自己做事!”

逼仄的小房间,几个厕所坑位的大小,

白色的隔板,中等大小的白色瓷砖地面,

旁边是不知道会流淌什么的凹槽。

门关着,是不是有人走过。

脚踝上已经被铁链拘束。

和两三人被囚禁在这如厕所如浴室的小地方了。

手无寸铁,思索着,如何逃脱?

商品

科技再发达的时代,总有人颠沛流离

因这命运生来就不公,因这财富总向上面聚集

她加入了小世界的游戏,失掉了位格,失掉了回到现实的能力

她的努力与奋斗,都成了一枚不足1单位的货币

为此供给她曾经的父亲

生来便是当做商品的命运,已经定下了交易的筹码

暴露

我生来便是如此,一根锋利的刺在血肉中狰狞

我不愿向他人暴露自己的内心,因为只有少数人能认同

在高屋大院,在井底,在喧闹的大街上,在冬日的斜阳照耀下的栏杆边

大家都戴着各异的面具,伪装、掩饰着自己的种种

我厌倦终日躲藏在面具下的生活。

抛弃吧!

认识到了身边和我相同的FC人。

虽然代价是失去了其他一切从前的亲友们

隔离

如同旅游度假般轻松写意的隔离。

在如同小型住宅户般的盥洗室,这边是大浴缸,那边是洗手台

打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如明镜,暖调柔光灯

“快来这里,门没关”

转身走出小房间,却突兀间变成了破落的大厅

年久失修的木地板积着不均匀的黑色污渍,边边角角还有缺损之处

便池甚至生长着杂草

是宿舍楼,三两人进来后逐渐走向意识无法集中的地方了。

“虽然如此,还是让他来这里吧。”